笔趣阁 > 未分类 > 无非南墙 > 理想
    无非南墙 作者:第九只黑羊

    



    理想



    大四的课其实并不紧,除非要考研。四年下来吴非本本分分做普通学生,没和导师攀关系亲近,因为自己本身没有想要深入钻研的理论,再加上对学习也并不感兴趣,了解一圈下来,基本决定把中心放到找工作上面了。

    她其实没什么宏伟志向,小时候被问都装傻卖乖答不知道呀,后来文章写的好就顺水推舟说当作家,再不济回语文老师也能收获到长辈们满意的表情。这对吴非来说算不上撒谎,毕竟她觉得凭自己的本事想做肯定能做。只不过吴非真心有兴趣的工作其实曾经有过二个:1.高中宿管阿姨,2.高中门口卖鸡排。

    第一个是因为年轻不懂事,对高中男生的寝室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,觉得宿管权力很大,想哪个小帅哥了就能借查寝的名义推门而入,直到后来见识到血淋淋的现实,吴非立马划掉了这个理想。第二个因为吴非自己喜欢吃炸鸡排,每次排队的时候都会想如果自己是老板就好了,不仅想吃多少吃多少,而且馋嘴的学生们一个都跑不掉,填饱肚子又赚钱,一石二鸟。

    最最重要的原因是,当年的吴非对高中少年(且帅)抱着非常大的爱慕。哪怕李响珍给她敲醒钟无数次:这个概率非常低,而且帅哥怎么可能爱吃油炸食品?吴非也坚信,有理想就是好的,吸引力法则。至于考上光来和季南渊那些年不可告人的秘密事,自然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有出息的,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想往上爬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成长,吴非领会到人生在世混口饭吃的道理。成年人的生活不仅有房租水电费要承担,还要尽量健康饮食不让自己的身体垮掉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没有身体怎么赚钱,没有钱赚就等于走上了绝路,直达通道:嗝屁。

    所以宿管阿姨是不足以让吴非感到快乐的,鸡排店老板也是不能令她负担理想生活的开销的,自己脾气一般,腰也不好,受不了青春期男生的气,也扛不动面粉袋或者腌一晚上的鸡肉。

    眼下纠结的点是要不要回四夕,吴非对林匪羽抛来的橄榄枝印象深刻,但她不确定林匪羽说的是不是真的。而且四夕是罗胥禾家的公司,对于“落下的烟灰”要不要接这件事,吴非很难做出抉择。已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她就算跑到Z市都有很大几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他打工,那么A和Z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是不知者无罪,知道了就没法做的心无旁骛。

    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可怕的猜想:假如季南渊回来了,她岂不是更加在劫难逃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不一定回来呢。

    潘多拉魔盒,关上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去?”李响珍捧着手机问,“总决赛诶小姐!”

    吴非正在洗草莓,可能天气又热起来了,水龙头里出来的水都是温的,“你不是支持对家吗?”

    “手心手背都是肉,我一碗水端平了。”

    即使泡了两遍,依然能漂出黑毛,这草莓怎么这么难处理?吴非正准备泡第叁回,李响珍就已经伸手抓了颗吃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欸!我还没洗干净!”吴非动作上已经阻拦不了,口头上还是要进行些说教。

    “吃了不会死人的,”李响珍连着草莓叶都吞了,看出吴非又要说话,赶紧插队发言,“我这样吃不制造湿垃圾,省得麻烦,你也太挑剔了!”

    吴非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去?”李响珍凑过来再次确认。

    “嗯,你和李燃去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徐悬经常来滴滴她,不见效果甚至开了个群把高野和常简一起拉进来游说。到最后吴非退了一步,说不管输赢,结束后都请叁个人吃饭才总算是平息。

    徐悬:[请我吃就好啦]

    高野amp;常简:[?]

    壹万戈林总决赛那天,吴非给林匪羽发了一封工作岗位咨询的邮件,没想到很快就收到了回复,内容表达了对吴非主动联系的惊喜、罗列了可以提供的岗位。加了微信之后,原本还觉得遥不可及的、不熟悉的陌生人,忽然就开放了社交权限给你,好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下子就拉近了。

    吴非点进林匪羽的朋友圈,仿佛看到了一个精致OL的T台秀:西餐红酒和礼服,E迪奥和爱马仕。阿弥陀佛,她默默退回聊天界面,假如自己银行卡里能有这么多钱,今夜做梦也会笑。

    林匪羽在发完[会请HR单独联系你]之后就消失了,估计在总决赛现场忙到翻天。

    吴非又点开了徐悬的头像,发了个[加油!]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后,她开始搜索最近比较热门的餐馆,货比叁家下来后挑了个便宜大碗物美价廉的食府,对叁个男人加自己的食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。

    比赛结果是李响珍先发来的,她发了几条感叹号居多的消息之后干脆打了电话过来。吴非对朋友“虽败犹荣”的形容进行了猜测,“壹万戈林不是冠军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一猜就中?”李响珍声音还挺激动,“没差几票,太可惜了!!”

    吴非开了免提边听着朋友叨叨不绝边给徐悬发:[你想今天晚上吃吗?还是之后呀?]

    对面先是引用了吴非四小时前发的[加油],搭了个哭脸,然后回复:[难得小朋友这么主动  当然要今天]

    吴非:[哎呀  我可不会赖账!你要是今天心情不好  我们就改天]

    徐悬:[我今天心情特好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