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情滯幻野 > 《109》血色風暴:瞞天過海,嫁禍遠渡

    山洞各处都着了蓝色幽火,四面八方更不知在何时佈满带有金属光泽的黑色粗巨藤蔓,形成一圈墙,上头全是细长如剑的尖刺,穿刺着许多刺青男的同伴,正发出阵阵痛苦哀嚎。

    「空壳?」舟珖立即皱起眉梢,端详刺青男,「怎么又是这么个情况?跟之前的鸟男一样…身上明明有梦魘咒跡,却没有梦魘?」他突然双眼瞪亮:「这个梦魘寄主倒是找到了高明的方法,竟然把自己的能量留在他人体内,藉以混淆视听……金蝉…脱壳!?」

    听舟珖说自己身上的梦魘咒跡吸引他们找上门来,刺青男顿时内心大骇,这才惊觉自己被津给阴了,“那女人!”竟然移花接木,把带有梦魘咒跡的能量转嫁到他们几人身上,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?竟然无人察觉。

    然而,没有时间让他釐清,刺青男已经感觉到了抓在脖子上的肢体,发出毁掉自己的意图!他满面惊恐,对着漆黑里现出的一对幽绿眼睛,喊道:「慢着!我知道你是谁!你是鸦殤岭的首领!你不能杀我!我是血帝的…」他突然意识到此刻喊出血帝的名号恐怕吓阻不了对方,还会小命难保,立即改口:「我们、我们都是同类!我跟你出自纯一血脉!我能带路!带你找到梦魘在哪!对方很强!但是我们可以合作!一起夺回梦魘!」

    「同类?」那双在黑影中泛着绿芒的眼瞳瞇起…「哦,不不不,只有弱者才需要抱团取暖!」

    话音刚落,刺青男再来不及说什么,耳边唰吒!佈满周围的黑色荆棘藤蔓如旋风突然迅速转搅,刚还活生生站立的一个壮汉瞬间爆成大片血浆。

    舟珖抹掉喷溅脸上的湿软烂糊,再看,原本遍满周身的黑色藤蔓连同首领全都如一阵风消失无踪,热闹的山洞顿时安静无声,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几十条生命全化为血泥,糊了满墙、满地。

    「说他们烂还不承认,竟然蠢到想跟我们首领合作?他那么难搞,我寧可去与虎谋皮。」绿眼男人一走,红袍女郎就再点上了菸,蹲在满地尸肉间,像隻食腐秃鹰翻着烂糊,埋怨道:「舟珖,你说,首领这是什么恶趣味,把人杀了就罢,做什么搅成烂泥,这些傢伙再差都还是血帝精养的手下,身上的灵生之核多么滋养,他不稀罕,别人还要。」

    蓝火焰般的头发随着男人的烦躁摇曳,舟珖不耐烦道:「少在那边囉囉唆唆,刚不是还嫌他们下等吗?能拿的拿一拿,走勒!」说罢绕过女子也消失黑影里。

    红袍女子撇撇嘴,伸手进尸泥里,挑拨着烂糊糊的血肉,勉强捡出几样能入眼的物体,塞进胸前波涛汹涌的沟缝里,走往舟珖离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§

    骨堊人完全迁出后,加骨德森林更显荒凉死寂,阴森森的,没有半点虫鸣鸟叫;淡淡青色烟雾在朦胧月下随风轻微飘移,魔瑚不再是湿漉漉的腐败状态,而是又黑又乾、弯折垂倒,到处都是交错横倒的枯木乾瑚,成了大片魔瑚坟场。

    巨大蜿蜒如同巨龙的的古莽瑚褪去神秘瑚光,呈现黯淡垂败、死气沉沉,它位在森林深处、几千年来人烟罕至、极为隐蔽的一节躯体所在处,此刻被人为清出大片空地,粗广如楼房的瑚躯被截断刨开,断口下方是黑不见底的深洞,大洞上方吊掛着一块仍微闪精光的宝石,宝石和一台车一样大,而且上头有许多截断的生物管脉。

    「这是最后一颗瑚心了,快!把它放在魔阵中央!」红眼女子平露站在空地上指挥着。

    岩壁高处突出的石台上,蜃玄会的少主洛玄坐在华丽轮椅上,嘴角洋溢着得意笑靨,监看全场。他今天换穿上一身崭新又高贵的衣着,下体犹如章鱼的脚也缀上许多水晶、宝石,看起来是相当重大又值得庆贺的日子。

    葛秋手持泛黄发旧的古皮卷,对身旁少年说:「只要将最后一把石稜剑插入,让它和其他地方的瑚心连结为阵,就能形成自动汲取能量的源泉。我蜃玄会少则好几十年,多则几百年都不需要再为食源发愁。」

    「这意味着少主统一大陆称帝的时日也不远了!」看着葛秋极力讨少主欢心,伊清也不遑多让,献上諂媚。

    地面画上了特殊的魔阵图形,空地外围站满密密麻麻的人群,全是蜃玄会成员,红瑶、洵飞、狮毛也在其中,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古莽的瑚心渐渐落在魔阵中心,随即响起掌声。

    一名彪形大汉将手中沉重的石稜剑恭敬跪捧到少主面前,洛玄的衣袍下,瘦削身子起了变化,手臂变异成粗壮触手握住剑柄,躯体魔光笼罩,「芜芜!」他喊了声,魔灵兽立即叼起洛玄放到背上,一个优雅跳跃,落在魔阵中央。

    洛玄衣袍下伸出六隻比大腿还粗的触手,平均站立在地面上,将他身体支撑于半层楼的高度,少年注视着美丽的瑚心,双眼闪闪发光,缓缓高举石稜剑,用力、深深的插入瑚心顶部中央,顿时瑚心发出强光,匯集到剑上,一道光华如柱衝向天际,与此同时,在堊领大陆其他地方,同样放置在魔阵、插着石稜剑的瑚心都射出柱状光辉,產生能量相互传递。

    接着,石稜剑像喷泉一样大量涌流出发光的水蓝色能量。

    洛玄兴奋的高声宣布:「从今而后,我会食源充足,各位专心修炼,累积实力,待时候一到,一举征服现今大族,兴建以我蜃玄为中心的大帝国!」

    现场疯狂欢呼,所有人抱在一起又笑又跳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挖出古莽瑚心的洞穴,周围地面裂缝延伸分岔,越裂越长,地面震动,许多人摔跤、掉进沟里,才注意到地洞、深沟里填满浓浓红红犹如岩浆的物质,像生命体逐渐爬出来,人们顿时由欢呼转为惊叫,纷纷抽出武器,不住退远。红色岩浆大量溢流向魔阵中央,在触碰到瑚心时,化成巨大的手握住了石稜剑,霎时来自堊领大陆各处魔阵的能量全都直接被那隻红色手掌吸收去。

    「什么?!好大胆子!」第一时间意识到有人来抢能量,洛玄愤怒极了,兇蛮巨兽姿态的芜芜立时扑过去,一口咬向那巨掌,竟直接被强力吸收,化成对方能量消失;洛玄眼看不对,立时发动身上梦魘攻击,然而巨大红掌却抢先一步,仅以一根手指圈住他的脖子,紧勒,洛玄立刻像垂死挣扎的虫子,痛苦扭动,叱喝不出声音;伊清、葛秋原本都已经各自抽出武器、放出魔灵兽,要在少主面前争功,此刻全都傻在原地,不敢再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「不是你!虽然你身上有魔煞,但不是源之煞。」那红色巨手发出失望的喊叫。

    蜃玄会其他人早已吓傻,他们最厉害的少主,竟在这红色手里犹如一隻螻蚁。

    「我能让你活长一点。」似乎想到了利用价值,红色巨指一松,洛玄瞬间摔在地上,那声音突然咆哮着对他命令道:「去!去找到源之煞,将这枚魔印标记在宿主身上。」落下一只红团,里头竟是一条条蠕动着,像虫的红线。

    「源之煞?我不知道那是什么,又该怎么找到它?」洛玄握着脖子,倒在地上害怕的发抖。

    「蠢货!你怎么能不知道呢?」

    听见这声斥责,洛玄闭上眼睛,以为自己会直接被打死,没想到对方又说了…

    「七魔煞集结曾是世人梦魘,也就是你们口中的梦魘。寇伯克死后,七煞失散,如今,我身上有叁煞,你身上一煞,血嵐催一煞,鸦殤岭的黑鬼子一煞,唯独缺了源之煞,煞之起源。」那声音停顿了下,接着变得高昂兴奋:「而前不久,我在这片魔瑚森林吸食古莽瑚时,意外遇见了源之煞的波动,无奈当时受到群瑚强烈坚韧的守护阻挡无法突破抓住牠!虽然你们这些白痴屡次杀死群瑚、截取其命脉核心,一次又一次毁我吸食能量据点,呵呵呵呵,但这次正好给了魔瑚在地底联合形成的护壁,致命的最后一击,瓦解拦阻,助我浮出陆面!而现在又造了这个汲能阵法,嗯,很完美!」

    听见这个消息,蜃玄会眾人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「我要源之煞!」红色手掌又爆跳起来。他发出极度飢渴,压抑隐忍而颤抖的喘息声:「五日之内,你若没能完成标记源之煞,说明了你只是一个渣渣!渣渣就不要再浪费这世界一点一滴的空气和资源了!」那声音随着红色手掌再度化为红色岩浆逐渐消歿于地缝之中。

    「少主!」平露奔上前去,扶起瘫倒在地一动不动的少年。

    洛玄五官纠结,满脸惊恐,「平露…你…你听见了吗?他身上有叁煞!叁只梦魘!他就是…他就是…血咒魔帝嶯帕斯!」

    他神色呆滞茫然的喃喃自语:「血帝…血帝那恶魔竟然透过我们设下的汲能阵,从…从血原爬出来了!」

    洛玄清楚的感觉到,方才血帝的力量,犹如海水能轻易捲走淹死一个人,甚至覆灭整个蜃玄会,这个多年来积极培育饲养的灵生寄主军团;他以为自己拥有梦魘,努力以禁术锻鍊体魄,就能缩短和血帝之间的战力差异。不,他错了,现在才发现自己是以管窥天,以蠡测海,彻底错估了血咒血统搭上梦魘的实力加成,之前自己和会里干部辗压的血魔,原来不过是游戏等级的而已。

    血咒魔族里潜龙伏虎,深藏不露,证实传言所说的,血咒真正强者受到某种制约而被限制在血咒荒原。

    蜃玄会的理想国度还没建起,性命先受到威胁,洛玄急疯了,他惊恐惧怕的掐着平露的脖子,吼道:「梦魘!我需要找到那个叫源之煞的梦魘!如果没有,我们都死定了!」看见少女翻出白眼,他才松开手,瘫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「少主,不必惊惶,在下应该知道那源之煞在何方。」说话的,是一直保持沉默的红瑶的师父;红瑶紧张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洛玄立即活了过来,「你、你知道源之煞在哪?快告诉我在哪!」

    「在下很想告诉您…只是吾等在寻曦会,一直未能受到您的光明普照…」

    伊清、葛秋都看向她,眼里充满打量,蜃玄会里分成叁个势力,寻曦会一直是垫底的。

    「你!」洛玄听出对方在跟他条件交换,换取更多资源,「好啊!妙华你…」他咬牙切齿,突然转变态度,对红眼女子喊道:「平露,赏赐她凝源珠!」又说:「你们谁若能帮我渡过此次难关,尔后建立帝国,将成为我的右舵手。」

    此话一出,眾人雄心万丈,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散会后,红瑶追上师父妙华…

    「师父,你是要去找津姊姊麻烦吗?」

    妙华面色平静略带阴沉的说:「我原本希望她自己主动使用灼灵笼的,这样我们就能少见点血光。但这几天都没有收到笼使报到,看来她不会放弃梦魘的,也是,连血帝都渴望得到的至高战力,没有人会轻易捨掉的。那么,只好逼她交出梦魘了!」

    「师父,我们或许能和津姊姊谈谈,告诉她我们遇到的困境,解决问题…」

    「红瑶,你听好了,我们的命都跟少主绑在一起,这是我们被蜃玄会搭救,决定置入血咒灵生之核就註定的事。维护少主的性命,是最重要的事,别忘了你当初是如何被视为姐妹的朋友背叛迫害,为师如何救你的吗?那样露水般的友谊也终究要面临同样的考验,对方也会像你当初的好姐妹那样;再说让她先知道了,等于与虎谋皮!一旦她有了防心,事情就难办了!你若是在乎一个外人,就不要再跟着为师…」说罢转身就要离去…

    「师父,不要赶红儿走!红儿这辈子就只有你最重要!」红瑶泪如雨下。



    《109》血色風暴:瞞天過海,嫁禍遠渡

  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