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未分类 > [现代女尊]女企业家 > 25你是不是,想试试镶珠?
    【  灯火草】:[什么时候出来见个面,我觉得你挺不错的,特别适合做我老公。]

    路思雨看到最后一句话,握着手机,抬头对着天花板猛翻了两个白眼。

    他是做错了什么,要和这样的女人聊天。

    他受不了她了,一句话不回她消息。她就问他妈他为什么不理她?然后,他妈就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他妈打电话过来,无非就是翻来覆去念叨两件事:1,听话。2:和那孩子好好处。

    路思雨给他打字回了消息:[谢谢,最近工作挺忙的,算了吧。]

    【灯火草】:[不是吧,你们大公司还加班?不是说华立是最人性化的企业吗?难道是虚假宣传?]

    路思雨看到这么一大段话,觉得牙疼。他的态度,她看不出来吗?

    【灯火草】:[我真的挺喜欢你的,你不要骗我。]

    【灯火草】:[你和外面的骚男人不一样,他们表面正经,背地里骚得要死。]

    【灯火草】:[都说经常不回你消息的人,一定再给别人回消息,你……]

    [应该没有和别人来往吧。]

    路思雨看到这句话,突然,脑海里浮现出叶泠的脸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嘴唇,准备打两个字[没有]过去。一想到,她后面又会继续消息骚扰他,鬼使神差地发了一句话过去。

    [对不起,还是决定说出口。我们不合适……祝你早日找到幸福。]

    下一秒,一大串微信消息就从对话框里轰炸了出来。

    【灯火草】:[搞了半天,你在耍我?]

    【灯火草】:[男人都是一个德行,够贱,够恶心!]

    [脚踏两条船,不怕把你鸡梆扯断吗!]

    [晦气东西,给我滚!]

    说完,灯火草就把路思雨拉黑了。

    他愣愣地盯着手机界面,委屈得眼泪都快流出来。他怎么就脚踏两条船了,委婉的拒绝,都被这么说,他真的难受死了。

    算了,总算结束这段不合适的联系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妈一直打电话催,一直给压力,他是绝对不会加她微信的。

    他怎么都没法想通,为什么她对他有那么多的恶意揣测,对男人总是敌视的态度。

    似乎,肯要一个男人,是对他莫大的恩赐。

    他真的很讨厌,社会上对男性的绑架,用一个女人肯不肯娶你,恒量一个男人的所有价值。

    哪怕,你有再高的社会地位,赚再多的钱。没有女人要,就成了一个被人背后指指点点诟病的废物。

    他讨厌这样的价值观。

    路思雨觉得为这样的小事生气不值得,点开了微博,搜索最喜欢的明星八卦。

    今天是休息日,他打算好好放松一下。

    刚点开热搜榜单,就看到#利嘉亨  夜店#的词条后面跟着【爆】,登上了热搜第一。

    他点开进去,就被娱乐大v的文案和图片吸引住了。看到露骨的裸'照,他以为是自己瞎了眼。

    卧槽,他光身躺在夜店茶几上,周围摆满了酒瓶还站着几个陌生男人,重点半身被打了码……他以为自己在逛黄'色网站……

    这,这样的照片是他能看的吗?虽然知道娱乐圈混乱,但没想到高冷男神的私下是这样,他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……

    他还挺喜欢他演的角色,他不是刚拿了影帝吗?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路思雨觉得脑子阵阵轰鸣,他开始脑补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。他不会被人强行那个了吧,当时有没有报警啊?

    明星的话,因为这种事报警,被娱乐媒体报道出来,他也是没办法在圈里混了。

    他担心地点开大v评论区,没想到全是骂的。

    【路人甲】:我的眼睛……烂裤'裆

    【哈尼酱料子】:口区!恶心吐了

    【bjbjjihb】:太恶心了吧!滚出娱乐圈

    【薄薄的】:毁叁观!恶心男人

    【李家军的第一人】:看一眼就得性病的程度

    【男德】:不守男德的男人,都要经受阉割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被拍,被伤害的人不是他吗?为什么都在骂?

    这个照片,万一是假的呢?

    路思雨觉得更难受了,荡夫羞辱什么时候能停止啊,为什么有些男人比女人骂得更起劲。

    梅少情看完手机上的消息,转过身,心情极好地吻上身后女人的嘴唇。

    她还在睡,眼睛紧紧闭着,睡颜美极了,像一株动人心魄的冰山仙草。

    白皙脖间的红艳草莓已经变得深紫,像是从她肌肤里长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昨晚,又是和她在无尽缠绵中沉睡过去。

    梅少情伸出手,轻轻抚摸上叶泠的侧脸,指腹缓慢滑过她温热的脸。忽然,将手伸进被窝里,揉摸上她浑圆的乳房。

    他压到了她身上,亲昵地张嘴咬她鼻尖。

    勾引她的,都是贱男人,脏男人,不会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他轻轻咬了一下,就看见叶泠睁开美丽的眼睛,接着他就被抓着肩膀,压到了她身下。

    他正要张嘴说话,忽然叶泠低头吻上他的嘴唇。他错愕地睁大眼睛,紧贴的下身不由自主地硬涨起来。

    他又想做了,一大早,就想和她做个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最好,死在她身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