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莉亚攥着裙摆,跌跌撞撞地跟着哥哥的步伐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希尔泽很少这么生气,她清楚地意识到。她想:如果是因为那几百亩罂粟,那确实是她做错了,然而她有非做不可的理由……

    因为先天缺陷,西莉亚甚至连路都走不稳,更别提飞了。果不其然,因为太过着急地跟着希尔泽,她重重地摔倒在地,还没反应过来,便立即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,紧接着被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西莉亚搂住兄长的脖子,浓密的睫毛微颤:“哥哥,不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希尔泽呼出一口气,面色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见他不理会自己,西莉亚可怜兮兮地蹭他的下巴:“哥哥,你还在气我烧了那些罂粟吗?”

    希尔泽垂下眼,他摇了摇头,温和地说:“不,茜茜,如果不是为了你能够继续在这里学习,我们完全可以把封地的罂粟赔给她们。”

    的确,蒙特拉家族拥有数不清的产业,只是几百亩罂粟,并没什么大不了的。然而希尔泽听了妹妹那番担心被父母厌弃的话,心里充满了对她的怜惜,是的,不能让蒙特拉夫妇知道。

    西莉亚不用想也知道哥哥又在脑补她的可怜了,然而她享受于此,甚至补了一句:“哥哥,比起被爸爸妈妈厌弃,我更害怕离开你。”

    希尔泽抱紧了她,他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不含任何情欲的吻,安慰她:“哥哥不会离开你。”

    因为先天不足,西莉亚被家族忽视,能够依赖的就只有自己这个兄长。他心里升起愧疚:如果不是在胚胎时夺走了她所需要的养分,也许西莉亚根本不会这样柔弱。

    相比她闯下的祸事,希尔泽更介意她刚才的举动:“茜茜,为什么要使用禁术?”

    西莉亚心里一紧,她就知道。

    她与希尔泽异卵双生,没有什么事能瞒过她的同胞哥哥,然而她不可能说出实话。

    西莉亚搂紧他的脖子,微微瑟缩:“哥哥,我不自觉就用了,也许我天生如此,他们都说我是被天使抛弃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蒙特拉家族所固有的紫罗兰色眼瞳,使得他们在与人交流时能够肆意使用“魅惑”这项技能。然而在天使降临这片大陆以后,这项技能就被封存起来,任何后代也不能够学习。

    西莉亚刚才对赫尔特使用的正是这项技能。

    希尔泽向她道歉:“抱歉,茜茜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当然不是她的错,西莉亚阴沉地想,如果不是赫尔特非得闹着要开除她,她才懒得在她身上使用。

    从去年六月份开始,西莉亚开始学习禁术。兄长的优秀日渐与她拉开巨大的鸿沟,这使她心焦不已。她不能容忍他离开自己,而立志前往天使城终身供奉大陆和子民的希尔泽,显然终将会离去。

    因此她与恶魔签订了契约,那叁百亩罂粟只不过是给恶魔的见面礼罢了。

    在希尔泽面前她仍然保持柔弱:“哥哥,我会不会打扰你的学习进度?”